童年是飘落在秋末的枫叶

童年是飘落在秋末的枫叶

那次回家的车上,身边坐着一个妇人,臂弯里拥着一个小婴儿在甜甜地吮着自己的手指。看着眼前这个神奇的生命,我不禁心生爱意。忽然想起了自己已失落在遥远童话里的童年,像是秋末的枫叶,飘落在记忆的林间。

儿时,我的家在农村,家的周围是一大片农田,唯一可以通向外界的小道边长满的野花。春天一到,成片的蝴蝶落在花瓣间,像是清晨草叶上的露珠,紧紧地偎在叶上不愿离去。记忆中这条小路便是我的天堂。春天的花开越发热烈,我总爱手执一竹竿去引蝴蝶。一根白线,一张白纸稍处理便成了我的玩具。同村的伙伴都羡慕我竟有这般魅力,可以引着蝴蝶一起跑,甚至是比我大一岁的堂姐也不辞辛苦地向我讨教。那是的我随少不经事,却甚有王者之气。

春节是小孩子们最期待的。记忆中,每年的春节必有一场瑞雪。天还未亮,远远的空气中飘来一声犬吠,之后便是一阵犬吠。朦胧的泛白的夜色中依稀可见一家星火亮了起来,之后村里的人家都相继亮了灯,像是约好似的。在村里,新年的早晨必须是孩子先起床,给长辈们拜过年后,长辈们才能起床做饭。每年的春节,我都和奶奶睡在一起。那时胆小,黑夜中醒来反复在脑中捉摸是不是到给奶奶拜年的时间了。一句奶奶新年好!在心里酝酿很久终于被轻声地说了出来。可是每次在我说出后,不论是多小的声音,奶奶总是能听到,我一直不知道她是被我叫醒的还是一直没睡。

大年初一一开门便看到了银装素裹的世界,全不像冬天里的枯败与惨淡。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年味。那时的我惊奇着一双眼,从不肯涉足雪中,身怕破坏了这份素白与恬静。

待到早饭结束,村里边相互串门拜年。我和堂姐,堂哥三人便随心所欲地去挨家横行霸道索要糖果。每年拜年的情形也甚是有趣。遇到不知该怎样称呼的,便大伯二伯地乱叫,而那些人似乎并不计较这些,依然裂开了嘴笑呵呵地给我们拿糖果。拜完年,我们兄妹三人便回到家分享我们的战利品,大有成就之感。

岁月流逝,在年味渐渐淡褪的今天,我依然还会怀恋那时的快乐,时间是可以让人遗忘的。如今忆起的关于童年的回忆也不过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,零星的凑不出一个全部。

我在记忆的林间俯身拾起一片枫叶,虽纹路不再清晰,却依然感受到它曾给我满满的爱和温暖。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夏天经常洗澡但你都怎么洗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